第一期生态修复沙龙基本信息

    主题:城市内涝防控与生态修复     时间:2013年7月10日
    地点:中国·北京

    主办:中国生态学学会 中国生态修复网/中国生态人居网

沙龙背景

中国生态学学会学术沙龙由中国生态学学会主办,针对国家政府和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研讨,向国家提出相关决策建议;生态修复沙龙是由中国生态修复网组织的与业界精英共建的一个行业对话、交流、研讨平台,以务实、精炼为特点,关注行业焦点,探讨行业难题,解决行业需求,为推动生态修复行业的规范与完善出谋划策,为促进生态修复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做出实质性贡献。

本次沙龙结合我国夏季入汛以来极端气候下的城市内涝频发问题,以“城市内涝防控与生态修复”为主题,组织参与沙龙的嘉宾就城市内涝防控与生态修复的理论、规划设计、工程实施和管理技术等方面展开交流讨论。

成果展示

一、城市内涝的原因分析

(一) 城市自然生态系统、产业生态系统与社会生态系统不协调。城市在建设发展过程中对原有的自然生态系统干扰和破坏过大,而产业生态与社会生态的发展没有考虑到与城市整体发展的平衡问题。

(二) 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首先是排水管网、雨水管网建设滞后,规划设计与建设标准低,城市规划建设忽略了城市地区下垫面改变对小气候的影响,对极端气候出现频率增高对城市带来的影响估计不足;其次是污水处理高速发展的同时没有兼顾雨污分流,国内城市排水管网有部分仍为合流制的排水系统,雨污分流没有到位,侵占了传统的雨水系统;其三是管理体制的滞后,城市管网系统、内涝防治系统和防洪体系标准与现实存在一定差异,三者衔接出现问题。

(三) 城市水系破坏严重,水循环出现问题。有些城市过度注重水景观建设,过度追求高水位大水面,导致汛期时水系丧失了对水量的调节功能;而由于部门的分割,传统的水系纳入了公园管理系统,防涝作用难以充分发挥;另外城市对生态基础设施建设重视不够,没有规划建设有准确设防标准的大排水系统,部分区域的城市排水设施只有上游、没有下游,雨水排水综合管理不够。

(四) 城市建设中地面过度硬化,可渗透地面面积大减,增大了降雨产流量和排水峰值,同时没有安排好超过排水系统排水能力的雨水的出路和滞蓄场所(人工或自然水体、湿地、池塘、低洼地、雨水花园和下凹绿地等),径流汇集到不该去的地方从而造成内涝灾害。

二、关于城市内涝防控与生态修复的建议

(一) 整体化,从城市生态系统的整体上来考虑,即通过城市生态基础设施的建设来达到城市水脉、水循环的生态修复。对城市产业布局进行调整,协调城市系统的代谢过程。城市各个管理部门通力合作,将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相结合。

(二) 系统化,在排水防涝规划中融入新的理念与设计方法,建立超渗超排的地表径流疏导设施,注重地下排水管网、雨水调蓄设施和防洪体系的衔接,必须建立系统的防涝控涝工程设施和非工程措施。统筹考虑内涝、雨水污染和雨水资源利用,综合考虑多种因素和动态变化的影响,对降雨规律、下垫面进行分析,并结合城市内涝风险的评估,做好系统规划。

(三) 生态化,认真落实自然恢复为主的生态文明的建设方式,恢复原有自然水系。通过湿地等其他生态系统建设改善整个城市的净水功能、雨洪调蓄功能、生物多样性功能,改善城市小气候。把生态学的机制应用到城市生态系统的管理中,不仅考虑灰色基础设施的建设,还要考虑绿色基础设施的建设。

(四) 资源化,雨水利用措施要与城市内涝防治相结合,把水资源的利用,地表的渗、治、蓄、排结合起来。将雨水作为资源来利用,通过系统的生态基础设施,减少城镇开发对环境的冲击,从源头控制,减少负荷。通过生物滞留净化技术、透水地面、雨水收集利用措施等等,让雨水更多地为我们人类服务,为城市生态系统服务。

(五) 最后还要强调生态文明的基本理念,把生态文明的理念融入到城市内涝防治和其他城市建设中,综合解决城镇化高速发展带来的城市问题。

精彩发言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教授 车伍:

内涝和生态这两大问题对城市极为重要,这应该是我们今后在城市雨水管理系统中的一个最高境界。但是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怎么落实,实践怎么落地。我想讲一下。

第一:我们城市发展一定会带来对水循环的破坏,所以对生态系统的影响从三个方面理解。(1)未来十年要重点解决的排水规划和内涝的问题,其实重点针对的对象就是大暴雨带来的安全性问题。(2)对生态系统造成影响的还有雨水的总量。(3)水质。

所以雨水系统对城市的生态制约实际是三大问题,那么在我们真正解决这三大问题的时候就极为复杂了。我们常规的传统排水系统,不能够解决地下暴雨带来的安全性问题。大排水系统在时间和资金允许的情况下,解决暴雨带来的暴雨安全性问题是乐观的,第二,在解决暴雨安全性问题的同时,还得注意解决水的总量的问题和水质的问题。排水系统把80%、70%的水排走了,同时对生态系统造成了极大的危害。

简言之就是我们在解决内涝的时候,第一代价非常大,非常艰巨,但是它只解决了一个安全和大暴雨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要对水80%的总量进行控制,用另外的系统对水质进行控制,内涝的解决不能解决整个雨水系统和城市生态的问题。

第二,全靠地下设施解决内涝,这是未来长期要做的一件事,现在只解决了一部分。我们反思过去只重地上不重地下的发展模式带来了雨水问题的时候,也要注意不要只重地下,地下的设施代价大,成本高,效率低,要特别重视今后土地规划也好,包括了立交桥的修建等,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和地面做好衔接,做好排水、调蓄和滞蓄的问题。

第三,城市雨水系统极为复杂,未来的5-10年极为关键,对中国雨水系统最终的解决,尤其是整个生态系统,大家做好思想准备,未来的20年和30年都需要努力。

北京市城市规划院副总工程师 王军:

我们传统的城市规划体系里面有一个雨水排除规划,有一个防洪规划。雨水排除规划是解决两年三年五年的问题。而防洪规划解决一百年,像北京可能是二百年一遇的,都是有成熟的规划,而且也建了成熟的体系。但是恰恰从超过了雨水管道能力到防洪标准之间这一段,始终是一个空白,就是没有深入的研究。而这几年出的问题,恰恰出在了这一段,这段其实在农业排涝很重要,城市排涝这个学科没有很好的建立起来,这段大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从3-5年到200年是很长的时间跨度,我想这个跨度再分两个部分,一个部分就是50年一遇,就是50年以下的应该按照国务院的要求有效应对,保证城市的正常运行,就是交通干线可以正常的运行,城市居民的基本出行不受影响。然后还有50—200年这段我想就是给出一个风险图,在这个阶段可以有非常的措施解决,比如说学校立即停课。

每一阶段的解决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们应该建立一个模型,对问题进行诊断,通过积水点位置、积水程度的判断提高目标指向性。

解决内涝的措施要与生态相结合,做好城市下垫面的规划,排水、蓄水与生态相结合解决城市内涝问题。

北京市气象局研究员、北京减灾协会常务理事长 吴正华:

第一,城市内涝防控与生态修复是城市防洪防涝上一个新的观念,不是简单的排水两个字,而是与生态修复和水资源的利用紧密结合起来。真正的内涝治理是水资源的综合利用,特别是对北京来讲水资源的利用,通过水资源的充分利用防治城市的内涝,应该是这么一个观念。水是宝贵的资源,不能一排了之,应该通过生态修复防治城市的内涝。

第二,气候变化与内涝的治理问题,包括了生态修复的问题。气温的变化预测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但是我想至少最近二三十年来,气候变化应该说相对比较明确,那么在城市内涝的治理上,南方和北方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变化和差异,这恐怕需要气象部门特别是有关部门的综合协调统一治理。我们应该怎么办,要考虑到气侯的因素,把气候变化的因素考虑进去。缺水的地区,应该怎么防涝,不缺水的地区怎么防涝,要分别的对待。

第三,城市内涝要综合治理,要强调两个结合的问题,多部门的结合和多专业的结合非常重要。比如说修道路需要由部门综合管理,道路的绿地也应有标准,这样才能避免被破坏。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 尹澄清:

第一,我们的讨论内涝的时候,我们必须要考虑洪灾问题,内涝是城市地表积水对城市的功能产生了破坏,而洪灾是由高处向低处在城市里面造成的,有一定的流速。如果把洪灾和内涝分开我认为是不科学的,因为水是一个系统,这两个东西不在一起做规划,可能将来会有很大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内涝和洪灾要一起。

第二,造成目前的洪涝灾害有很多的原因,我在这里再强调一点,要根据城市原来的水文状况和土地利用状况来规定一个比较合适的水面面积。我建议就是建设部的同志和水利的参考一下这个,就是说水利和建设这个东西要结合起来。

第三,怎么治理洪涝灾害,绿色的排水系统和灰色的排水系统应该结合,老城区和新城区,市中心和郊区,地形低和地形高这三类梯度区采用的绿色排水系统和灰色排水系统的比例应有所区别。考虑用这种城市梯度的方法排水。

北京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 周玉文

第一,我认为到目前为止城市内涝的识别可能没有弄明白。首先,城市内涝是发生在城市规划区域范围之内的,有一下几点特征。(1)降雨应该是最高标准的降雨。(2)应该是发生灾害的,如果不发生灾害也没事。(3)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是与内涝程度有关的。

那如何的防治内涝灾害产生。我们要考虑两个到三个问题,(1)我们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好,人们对内涝越来越敏感,我们的设防标准怎么选,需要仔细权衡。(2)我们如果根据我们现在的这个暴雨的情况,或者说历史统计的情况,我们现在设防能不能满足我们一百年后的需求。现在和将来怎么应对这件事,我们需要权衡。

就是说我们要正确的识别城市内涝和城市内涝灾害,明确我们的任务。

第二,防治城市的洪涝灾害 ,要构筑三套工程体系。要有城市的防洪系统、城市的排水系统、城市内涝的防治工程体系。三套工程体系,防洪的、内涝的,排水的,它要非常明确的分工。

第三,要做技术经济评价比较。如果不是基于很认真的技术经济比较,就有可能贻害万年,造成一个将来反面的一个教材,越大的工程我们要越尊重科学。

美国佛罗里达海湾大学教授 张立

今天早晨我们去参观北京永定河的治理,我想谈一下我的看法。据说那个永定河的治理看起来非常的美,有水体,然后有现代的公寓,还有一些花草和绿地,看起来非常有生机还有钓鱼的。但是我觉得对放了一个隔水层我很有意见,我觉得地下水没有一个持续不断的生态恢复,这个可能只是一个很暂时的现象。如果说从长期来看,可能还是很有问题的,如果是遇到了百年的洪水的话,我们也很难断定它的益处

江苏无锡市水利局总工 朱喜

第一,洪与涝不可以分开,洪可以变成涝,涝可以变成洪。

第二,我们国家的防洪标准和排涝标准分开的,这是不行,建设部和水利部要合作,形成一个综合的标准。

第三,排涝与生态修复应该相结合相协调,但是生态修复不能离开排涝问题,先要把排涝的问题解决同时搞生态系统修复,不能说我把生态修复搞好了再说这不行的,不能颠倒。

第四,我们全国主要城市防洪排涝的控制,十年之内可以达到目的,这是没有问题的,不要悲观。

第五,说一下无锡的例子,我们在无锡的主城区低洼地区,建设了一个防洪控制圈,这个控制圈136平方公里。这个控制圈就是把周围的水系全部围起来,并帮助这些水系进行流通。解决了低洼地区的洪涝问题,我就觉得我们无锡的经验是值得推广的,地方财政有钱可以分阶段实施,分区域实施。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教授 刘树坤

第一,这次会议我想从技术上总结,我们涉及到了很多新的观念,我们解决了城市化过程中出现城市内涝问题,不能只单纯的从工程的角度去解决,也要考虑从生态修复的角度来解决,这是一个综合的方面。就是说转变过去单纯的重视工程技术手段,轻视生态修复手段,转变到工程技术与生态修复并重的综合的手段,所以这是一个新的理念,我们要注意。

第二,国际上非常重视洪水资源化的问题。洪水是一个生态过程,洪水本身也是资源,如何把洪水加以利用,让它更多的留在我们的流域当中,更多的为我们人类服务,为生态系统服务,这是一个新的研究课题。

第三,蓄和排的问题,我们过去是以排为主。现在出现了流域防洪的新理念,无论是流域的大河水,还是我们城市的暴雨雨水,我们要尽量的把它留在本区域,不是很快的把它排走。现在我们城市当中这个雨水逗留的时间短了,我们利用的机会也少了,所以说现在我们提倡尽可能的把雨水留在本流域,尽可能把雨水加以利用。通过修复城市的生态系统,来减轻洪涝灾害有很多的办法,城市的河湖系统排水通畅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种。

我们以前的地面都是渗水的,地表降雨通过微循环进入河道再排走,这是一个完善的过程。现在地表不透水了,微循环的系统阻塞了,造成了城市内涝灾害。所以城市地表水循环是我们解决城市内涝问题的一个方面。

排水系统具有水质净化和储流的功能。我们主张多恢复一些城市的湿地,扩大城市水面面积。

第三我们要扩大城市的水和绿地的面积,形成城市的水绿生态网络,给生物形成一个生物移动的廊道。通过我们对城市生态系统的修复,城市的内涝灾害也会随之减轻。

大会合影

成果展示

 

×

意见反馈

您的邮箱:
输入您的邮箱
意见建议:
反馈内容请控制在1000字以内
顶部微信二维码底部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